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公告:

搜索

各国“村超”踢出不同风情

发表时间: 2023-07-03 09:15:34

作者: 邵世均 昭 东 王天晴

来源: 环球时报



    编者的话:最近每逢周末傍晚,贵州榕江三宝侗寨足球场边人山人海、座无虚席。“村超”因其接地气的办赛风格、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和热烈的现场氛围迅速火爆网络,成为贵州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实际上在国外,各国也有各自的“村超”。它们不仅是体育赛事,更是展示各国风土人情的舞台。


巴西乡村足球赛像家庭派对


     对于巴西人而言,足球是运动,更是文化。在这个足球王国,几乎每一个人都是足球迷,无论是在海滩上,在田野里,还是在城市的街头巷尾,只要有一片空地,都能看到足球的身影。即使是在条件艰苦的贫民区,穷人家的孩子们也会用塞满破布和旧报纸的袜子做成的足球光脚踢。每逢重大国内国际赛事,巴西人常举家前往观战,所有转播比赛的餐厅、酒吧都被热情的球迷挤得水泄不通。巴西人笑称,“不会足球、不懂足球的人是当不了总统的。”


     作为体育文化生活的主流,巴西政府对于足球运动设有专项资金,因此许多城市社区都建有正规的草地足球场。而在偏僻的农村,也能看到许多简易球场。举办一场足球比赛是平淡乡村生活里难得的调味剂,通常会吸引全村人到场观赛。在经历一周的辛苦劳作后,村民们暂时把锄头放在一边,走向球场享受惬意的周末时光。


      即便条件再简陋,比赛该有的仪式却一个都不少,两队球员身着统一的队服,在激扬的音乐声中牵着球童进入比赛场地,随后奏唱国歌并集体合影。比赛场地没有看台,也没有围挡,观众们与运动员零距离接触。解说员一手拿着话筒,一手端着啤酒,站在观众间充满激情地解说比赛。只需要一个进球,全场观众的情绪就会瞬间被点燃,他们会冲到球场上与运动员一起庆祝,甚至连宠物狗也会参与其中。尽管乡村足球赛的战术水平与职业比赛相去甚远,但这里的足球更随性,也更自由。


     在浓厚氛围的影响下,巴西全国共有约1.1万名正式注册的职业足球运动员,各州都有自己的州联赛或锦标赛,近700支球队参加官方举办的足球比赛。至于每个城市的业余足球俱乐部,更是难以计数。


    2020年6月20日,来自米纳斯吉拉斯州托坎廷斯郊区的业余足球队瓜拉雅队迎来了建队一百周年纪念日。在这个不足1.5万名居民的小城市,每个周末的比赛,无论是友谊赛还是联赛,都更像是一场盛大的社交活动,超过50名球员以及数百个家庭参加这场派对。足球在场上滚动的同时,场下的骰子和纸牌活动也在同时进行。


    尘土飞扬的足球场,也是巴西许多足球巨星梦开始的地方,贝利、加林查、罗马里奥、罗纳尔多、里瓦尔多和罗纳尔迪尼奥等一众巨星从这里走向世界并大放异彩。对于出身底层、拥有不俗天赋和梦想的孩子们来说,足球不仅能带来快乐,也为他们提供了改变人生的可能。他们深信,这个世界带给他们唯一的平等机会,就是足球。



在“德甲足球村”感受足球童话


    它与数以万计的德国村庄一样:拥有农场、木桁架结构房屋、超市、面包店、药店、肉店、酒吧。但它拥有任何德国其他村庄没有的荣誉——“德甲足球村”,它就是位于德国大学城海德堡附近的霍芬海姆。


     在高速公路的出口,《环球时报》记者没有见到“霍芬海姆”字样的标牌。霍芬海姆太小了,仅拥有3200多名居民,开车穿过村子只需一分钟,村里只有3个红绿灯。幸运的话,还可以看到村民赶牛或开拖拉机的身影。但这个地方到处可以看到“全球村级”俱乐部——TSG 1899霍芬海姆蓝白相间的队旗。


     霍芬海姆足球俱乐部早在1899年就成立了,但之前一直徘徊于低级别联赛。直到两德统一后,该队才8次晋级,终于从地区联赛晋升到乙级联赛。2008年,村队一跃升入最高级的德甲联赛,与豪门拜仁慕尼黑同场竞技,创造了“足球童话”。


      晋级德甲后,TSG 1899迁入辛斯海姆的新体育场,它看起来就像一个飞船矗立于一片田野中。从那时起,小村庄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来自海德堡的约翰内斯说,现在当地人出差到其他欧洲国家时,人们爱用“离霍芬海姆非常近”来介绍海德堡。


     在小村子里行走,记者感受最深的就是俱乐部队旗的颜色为村庄定下了基调。房屋和车库的墙壁上、阳台的护栏上和商店橱窗里到处都是蓝白相间的旗帜和三角旗。甚至,村长办公楼的村旗也变成了超大的俱乐部队旗。“我们村子人人都是球迷。”当地村民卢卡斯对记者说,即使不爱足球的人也不得不成为球迷,因为村民太少了。


     因为有了足球队,村民们在赛季中,几乎每个周末都像过节一样。如果是主场比赛,村民们男女老少都会穿上队服,举着队旗,到球场为自己的球队加油助阵。赢球后,大家再到酒吧庆祝一番。输球时,大家也会相互打气。如果是客场,许多球迷会与球迷俱乐部成员一起乘坐球迷大巴到当地去加油助威,其他人则在村子的酒吧里看球呐喊。


     霍芬海姆能成为“足球村”,不得不提到德国软件巨头SAP的创始人之一霍普。霍芬海姆是他的家乡,年轻时他曾为俱乐部效力。当他发家致富后,就不断资助该队。随着球队级别越高,他的赞助也越多,还大买欧洲各地的球员,让TSG 1899成为“大款球队”。


    即使对政府来说,霍芬海姆足球赛事也是重中之重。因此,每到主场比赛日,警方都如临大敌,要维持好数万球迷的秩序。


      TSG 1899是当地经济的支柱。该俱乐部拥有125名全职员工,还有近百名兼职员工。

此外,根据欧洲商学院一项研究,球场所在的商店、酒店和餐馆在一个赛季的销售额总计超过1400万欧元。



富士山下的足球场,看的不止是比赛


     日本静冈县曾经有一个清水市,该市已于2003年合并入静冈市。曾经的清水市因为两件事闻名全日本。其一,它是漫画《樱桃小丸子》的故事发生地;其二,如果静冈县被称作“日本足球王国”,那么清水市就是这个王国的中心。


     1993年,首届日本职业足球甲级联赛开幕,到今年正好30年。J联赛的“十元老”中就有清水鼓动队。其实这支球队是唯一一支没有在J联赛的前身日本足球联赛中参赛的俱乐部。它之所以能够成为职业足球甲级联赛的创始球队,是因为清水市对足球的热情无与伦比,即便在长期为日本足球作出贡献的静冈县内,也是无出其右者。


     清水之所以有如此良好的足球基础,和一位明星球员密不可分。日本足球走向世界的步伐始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虽然没有通过亚洲预选赛,但日本国家队仍以东道主身份参赛,并进入八强。在预选赛时,日本队对阵世界一流足球劲旅阿根廷,并且以3∶2获胜,令日本球迷狂喜不已。在这场比赛中,来自清水的前锋杉山隆一表现非凡,成为当地孩子们的偶像。


    清水鼓动队还有一个傲视其他球队的优势,就是他们拥有富士山边的主场——IAI日本平球场。球场位于静冈县日本平县立自然公园内,修建在半山腰上,每到比赛日,球迷都要先爬上大坡才能到达球场。


      这个球场修建于1992年,是一个专门用于踢足球的体育场。初建时球场仅能容纳1万人,并没有达到J联赛所要求的1.5万人的标准,只是一个小型体育场。1993年,球场成为清水FC队的主场。为了解决规模问题,1994年进行了大规模扩建,一年后作为可容纳2万人的现代化体育场重新投入使用。


     如今,该球场不仅是清水鼓动队的主场,也是静冈足球的“圣地”。在这里举办过包括高中足球等学生足球比赛,也曾经举办过日本男足和女足国家队的比赛。


     从2001年到2016年,这里连续9次荣获J联赛的最佳球场奖。首先,它的人工草坪被誉为全日本最顶级的草坪之一。此外,每到夏季,夜间比赛的中场休息时段会燃放烟花,而且每次球队获胜时,无论什么季节都会有烟花助兴。



     最后一点最为关键,由于日本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当天气晴朗的时候,球场南侧看台的球迷可以在观看球员激烈角逐的同时,远眺白雪覆盖山顶的富士山。除了富士山,从不同的看台上还可以看到清水港、三保半岛,甚至能看到骏河湾和伊豆半岛,据说有不少客队的球迷都是为欣赏美丽的景色而来。


各国“村超”踢出不同风情
最近每逢周末傍晚,贵州榕江三宝侗寨足球场边人山人海、座无虚席。“村超”因其接地气的办赛风格、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和热烈的现场氛围迅速火爆网络,成为贵州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实际上在国外,各国也有各自的“村超”。它们不仅是体育赛事,更是展示各国风土人情的舞台。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0

热门文章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招聘英才 | 商务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长三角一体化农业发展联盟  长三角农业网 

备案号: 苏ICP备18059629号-2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